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极速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金钗笑

金钗笑

佚名 著

其他类型连载

燕月守着一整盘桂花糖糕,正吃得尽兴:「难为你这么多年,还记着我的喜好。」我心里一堵,没由来地想起从前,沈席玉从街头到巷尾,只为买我最爱吃的桂花糖糕。如今,他依旧会为喜欢的姑娘买,只是这份偏爱换了个人而已。

主角:宋妧沈席玉   更新:2023-04-11 17:17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妧沈席玉的其他类型小说《金钗笑》,由网络作家“佚名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燕月守着一整盘桂花糖糕,正吃得尽兴:「难为你这么多年,还记着我的喜好。」我心里一堵,没由来地想起从前,沈席玉从街头到巷尾,只为买我最爱吃的桂花糖糕。如今,他依旧会为喜欢的姑娘买,只是这份偏爱换了个人而已。

《金钗笑》精彩片段

我断定沈席玉昨晚蓄意报复。

次日,我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手软脚软地从帐中爬出。

捂着腰下床时,刚好对上沈席玉餍足的目光。

他勾勾唇角,慢条斯理地系好扣子,「乖乖待在这儿,别瞎跑。午后跟我和夫人用膳。」

我红着脸点点头。

沈席玉在我赤裸的双足上一剜,嘱咐道:「罗袜穿好。」

我憋了半天,小声道:「布料粗,磨得慌。」

本来这里的衣料我勉强可以忍受,结果昨晚肌肤饱受磋磨后,沾着就疼。

我承认了,我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废物,事多矫情,沈席玉给我个痛快吧。

我静等沈席玉发怒,谁知他扭头吩咐帐外的士兵回虞城买上等的料子。

虞城,是他刚打下不久的城池。

织布工艺一绝。

可以说,除王都之外,虞城的布料天下无双。

美人计当真如此管用?

我心中升起希冀,试探开口:「夫君,王都可不可以不打啊?」

沈席玉手一顿,瞥了我一眼,「宋妧,安心当你的花瓶,其余的少管。」

我颇为挫败,昨夜献身的结果,就是保了自己一命。

王都该打还得打。

哎……

我惫懒地躺到晌午,慢吞吞对镜梳妆,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无害的花瓶。

燕月的帐子中早已传出饭菜的香气,还有我想念很久的桂花糖糕。

我步履急促,进屋时绊了脚。

发现燕月和沈席玉并肩坐在一起。

燕月守着一整盘桂花糖糕,正吃得尽兴:「难为你这么多年,还记着我的喜好。」

我心里一堵,没由来地想起从前,沈席玉从街头到巷尾,只为买我最爱吃的桂花糖糕。

如今,他依旧会为喜欢的姑娘买,只是这份偏爱换了个人而已。

反观沈席玉为我留的位置,面前清汤寡水,还有我避之不及的炒苦瓜片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再次提醒自己,不要自作多情。



昨日午后,行宫里闹得不可开交。

陛下抱着小娘娘,脸色煞白,把御医一股脑地叫进去,挨个诊脉。

断定小娘娘只是睡着后,他松了口气,将所有人逐出来,抱她上榻的时候,手都是软的。

原以为终于消停了,众人都松了口气。

谁知到了后半夜,小娘娘凄厉地喊「王家……救命……」什么的,还直呼陛下的名讳。

隔着窗只听陛下耐着性子哄,许久声音才消下去。

他从行宫里出来时,天已蒙蒙亮,气压低沉,扣子都系错了。

李恒忠暗暗瞧着他的脸色,提着拂尘不敢多言半句。

陛下连续几日未眠,处理完前朝大事,方一抽身便急匆匆来行宫看小娘娘,谁知惹出这样大的乱子。

李恒忠没开口,沈席玉却先发话了。

「旧都王氏还有多少人?」

李恒忠低着头,暗暗搜刮肚子里的消息,王家?

旧都王丞相一家,城破时早就散的干干净净。

于是道:「不多了,主家攻城时死了不少,家仆四散在各地。」

「找出来。」沈席玉语调平静得可怕,「一个不落。」

他低头,抚摸着手背上的血痕。

这是方才,宋妧睡梦中抓伤的。

她声音凄厉痛苦,简直前所未见。

沈席玉的心底没由来升起一种恐惧。

数日前,他被宋妧的啜泣声惊醒。

她浑身冷汗,期期艾艾地喊他名字,哭得好不可怜,原以为是凶了她,害她受惊,偷偷安抚良久。

今日细想,这其中,未必没有缘由。

当年王家上门,宋妧婉拒,之后呢……

她为何如此惧怕王家公子?

他站在清晨的冷风里,身子骨一点点冷透了,有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出来。

当年他寸步不离地守着宋妧,可只有一次——

他出了王都,次日回来,宋妧就跟丢了魂似的,和他一刀两断。

有时候真相离他,只有浓得化不开的仇恨,或是……薄薄一层纸。

等仇恨淡去,那个真相,竟令沈席玉望而却步。

他不自觉地扣进宋妧抓出的伤口里,直到流出了血,疼得他微微蹙眉。

思绪戛然而止。

不,他沈二一介马夫,粗莽无耻,配不上太尉千金,所以合该被玩弄,不需要别的原因。

他闭眼仰头,深吸一口气,试图说服自己,他宁愿宋妧是玩弄他……

清晨的冷气灌入肺,让他的头脑更加清醒。

也越提醒他,这个托词有多可笑。



沈席玉接到消息时,孩子已经没了。

他疯了似的往门里冲,看见宋妧静静地躺在床上,闭着眼,毫无血色。

沈席玉撞开众人,慢慢蹲在床前。

他的妧妧……

他的孩子……

到底是怎么了?才离开不过半日,这么就成了这样?

郎中抹了把头上的汗,不经意间拿起手帕一嗅,神色大变,

「哪来的东西,速速拿开!难怪孩子没了!你们怎能如此不小心?」

郎中的话犹如兜头泼下的一盆冷水。

沈席玉脑子嗡的一炸,那是他带在身边的帕子,昨日为妧妧擦汗,便留在她手里了。

明明是新帕子,唯一可能,便是有人在他的眼皮子低下动了手脚。

他一向小心,甚至对宫里所有人隐瞒了行踪,只有李恒忠知道。

到底是谁……

远处,刘叔自责道:「你说我非得讲那玩意干什么呢!哪个姑娘听见杀人不害怕……都怪李公公,他不提这茬,我会想起讲这个?」

沈席玉缓缓闭眼,心沉入谷底。

不需多问了。

当年他救下李恒忠,把他留在身边,培养至今。

他跟了自己四个年头,出生入死,沈席玉谁都不信,却信他。

殊不知,他身边隐藏最深的棋子,便是李恒忠。

「陛下,妧妧他是我的命,为了她安稳活着,有些事,需得跟您谈谈。」

宋太尉坐在门前,抽完一管子烟,迈着沧桑的步伐去了书房。

沈席玉陪了宋妧一会儿,突然冷着脸起身,像做了什么决定。

待到谈完,日头已然偏西。

沈席玉在廊下站了半晌,闭眼,日光打在身上,感受不到一点暖。

失去孩子的痛无比清晰地传来。

明明未雨绸缪了许多,眼看就要将燕月一党连根拔除,不曾想叫燕月狗急跳墙,害了妧妧。

喉头一甜,他呕出一口血,慢慢弯下身子,撑着廊柱深深喘息着。

心脏揪成一块,生疼。

少顷,他一拳捶在柱子上,起身向门外走去。


坤宁宫内,檀香袅袅。

自新皇登基以来,这里是最清净的地方。



我断定沈席玉昨晚蓄意报复。

次日,我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,手软脚软地从帐中爬出。

捂着腰下床时,刚好对上沈席玉餍足的目光。

他勾勾唇角,慢条斯理地系好扣子,「乖乖待在这儿,别瞎跑。午后跟我和夫人用膳。」

我红着脸点点头。

沈席玉在我赤裸的双足上一剜,嘱咐道:「罗袜穿好。」

我憋了半天,小声道:「布料粗,磨得慌。」

本来这里的衣料我勉强可以忍受,结果昨晚肌肤饱受磋磨后,沾着就疼。

我承认了,我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废物,事多矫情,沈席玉给我个痛快吧。

我静等沈席玉发怒,谁知他扭头吩咐帐外的士兵回虞城买上等的料子。

虞城,是他刚打下不久的城池。

织布工艺一绝。

可以说,除王都之外,虞城的布料天下无双。

美人计当真如此管用?

我心中升起希冀,试探开口:「夫君,王都可不可以不打啊?」

沈席玉手一顿,瞥了我一眼,「宋妧,安心当你的花瓶,其余的少管。」

我颇为挫败,昨夜献身的结果,就是保了自己一命。

王都该打还得打。

哎……

我惫懒地躺到晌午,慢吞吞对镜梳妆,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无害的花瓶。

燕月的帐子中早已传出饭菜的香气,还有我想念很久的桂花糖糕。

我步履急促,进屋时绊了脚。

发现燕月和沈席玉并肩坐在一起。

燕月守着一整盘桂花糖糕,正吃得尽兴:「难为你这么多年,还记着我的喜好。」

我心里一堵,没由来地想起从前,沈席玉从街头到巷尾,只为买我最爱吃的桂花糖糕。

如今,他依旧会为喜欢的姑娘买,只是这份偏爱换了个人而已。

反观沈席玉为我留的位置,面前清汤寡水,还有我避之不及的炒苦瓜片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再次提醒自己,不要自作多情。

破镜重圆,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,不然总是画本里居多。

席间,也不知道沈席玉哪根筋不对,不让我吃甜的,还要抢我的苦瓜片。

我塞了半碗饭,勉强果腹。

之后再也塞不下,沈席玉离席时,我便一道回了。

那瓜片冷辣,苦意入喉,绵延不绝。

刚进屋,我便奔到桌边漱口。

沈席玉站在后头,不咸不淡道:「苦吗?」

「苦!」

「当年本王就是靠这个活下来的。」他坐在桌边,支头瞧我,「都说夫妻应当同甘共苦,你也该尝尝。」

很难说他眼底是畅快居多,还是恨意居多。

他这话叫我生出希冀。

我出神地望着他,「夫妻……」

沈席玉脸一沉,收了目光,轻叱:「你倒是会抓重点。」

即便如此,我心里仍然涌起一股控制不住的甜蜜,趁他不注意偷偷塞了颗糖含在嘴里。



昨日午后,行宫里闹得不可开交。

陛下抱着小娘娘,脸色煞白,把御医一股脑地叫进去,挨个诊脉。

断定小娘娘只是睡着后,他松了口气,将所有人逐出来,抱她上榻的时候,手都是软的。

原以为终于消停了,众人都松了口气。

谁知到了后半夜,小娘娘凄厉地喊「王家……救命……」什么的,还直呼陛下的名讳。

隔着窗只听陛下耐着性子哄,许久声音才消下去。

他从行宫里出来时,天已蒙蒙亮,气压低沉,扣子都系错了。

李恒忠暗暗瞧着他的脸色,提着拂尘不敢多言半句。

陛下连续几日未眠,处理完前朝大事,方一抽身便急匆匆来行宫看小娘娘,谁知惹出这样大的乱子。

李恒忠没开口,沈席玉却先发话了。

「旧都王氏还有多少人?」

李恒忠低着头,暗暗搜刮肚子里的消息,王家?

旧都王丞相一家,城破时早就散的干干净净。

于是道:「不多了,主家攻城时死了不少,家仆四散在各地。」

「找出来。」沈席玉语调平静得可怕,「一个不落。」

他低头,抚摸着手背上的血痕。

这是方才,宋妧睡梦中抓伤的。

她声音凄厉痛苦,简直前所未见。

沈席玉的心底没由来升起一种恐惧。

数日前,他被宋妧的啜泣声惊醒。

她浑身冷汗,期期艾艾地喊他名字,哭得好不可怜,原以为是凶了她,害她受惊,偷偷安抚良久。

今日细想,这其中,未必没有缘由。

当年王家上门,宋妧婉拒,之后呢……

她为何如此惧怕王家公子?

他站在清晨的冷风里,身子骨一点点冷透了,有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出来。

当年他寸步不离地守着宋妧,可只有一次——

他出了王都,次日回来,宋妧就跟丢了魂似的,和他一刀两断。

有时候真相离他,只有浓得化不开的仇恨,或是……薄薄一层纸。

等仇恨淡去,那个真相,竟令沈席玉望而却步。

他不自觉地扣进宋妧抓出的伤口里,直到流出了血,疼得他微微蹙眉。

思绪戛然而止。



醒来时,外面的天依旧是黑沉沉的。

枕衾寒凉,我从床上坐起,扫视一圈,找不到沈席玉。

窗外下了雨,风声萧瑟,卷着雨滴落在窗扇上,劈啪作响。

窃窃私语顺着风声传入我的耳朵。

「……陛下还站着呢,李公公打伞被踹了一脚,让他滚呢。」

「雨大风大,今夜不得消停,要不叫小娘娘劝劝陛下?」

「嘘……陛下,是打定主意在外头淋一夜的雨,不许惊扰小娘娘。」

「听说方才还吐血了,这样折腾,如何吃得消。」

谁吐血了?

沈席玉吗?

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

我起身下地,踩着绵软的地毯赤脚穿过大殿。

走到门口,用力拉开大门。

伴随着吱呀的木门声,雨雾扑簌而入,天地间水汽茫茫。

朦胧的灯色透过夜色,勾出不远处一个高挑的轮廓。

我就站在门口,顶着风,望向他。

那人似有所感,猛得抬头,视线穿过雨幕落在我身上。

雨滴滚落屋檐,似珠落玉盘,变作暗夜唯一的音色。

宫人跪了一地,鸦雀无声。

他一动不动,好像个石头。

突然,石头动了,大步朝我走来。

朦胧感一层层退去,露出他冷冽的眉眼,薄削的唇,和……凌乱的胡茬。

沈席玉浑身湿哒哒的,乌发黏在脸和脖子上,憔悴许多。

「你怎么不进来?」我仰着脖子,有些担忧。

衣袍在廊下拖行出一行水渍。

沈席玉站在门口,不敢寸进,只用一双蓄满痛苦的眼睛锁着我。

半晌,语气沉痛道:「妧妧,对不起。」

话音刚落,我脸色变得煞白。

他都知道了。

这种感觉,就像终日悬在头上的刀,突然落下,砸得我血肉模糊。

我后退一步,低下头,紧紧攥住拳头。



醒来时,外面的天依旧是黑沉沉的。

枕衾寒凉,我从床上坐起,扫视一圈,找不到沈席玉。

窗外下了雨,风声萧瑟,卷着雨滴落在窗扇上,劈啪作响。

窃窃私语顺着风声传入我的耳朵。

「……陛下还站着呢,李公公打伞被踹了一脚,让他滚呢。」

「雨大风大,今夜不得消停,要不叫小娘娘劝劝陛下?」

「嘘……陛下,是打定主意在外头淋一夜的雨,不许惊扰小娘娘。」

「听说方才还吐血了,这样折腾,如何吃得消。」

谁吐血了?

沈席玉吗?

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。

我起身下地,踩着绵软的地毯赤脚穿过大殿。

走到门口,用力拉开大门。

伴随着吱呀的木门声,雨雾扑簌而入,天地间水汽茫茫。

朦胧的灯色透过夜色,勾出不远处一个高挑的轮廓。

我就站在门口,顶着风,望向他。

那人似有所感,猛得抬头,视线穿过雨幕落在我身上。

雨滴滚落屋檐,似珠落玉盘,变作暗夜唯一的音色。

宫人跪了一地,鸦雀无声。

他一动不动,好像个石头。

突然,石头动了,大步朝我走来。

朦胧感一层层退去,露出他冷冽的眉眼,薄削的唇,和……凌乱的胡茬。

沈席玉浑身湿哒哒的,乌发黏在脸和脖子上,憔悴许多。

「你怎么不进来?」我仰着脖子,有些担忧。

衣袍在廊下拖行出一行水渍。

沈席玉站在门口,不敢寸进,只用一双蓄满痛苦的眼睛锁着我。

半晌,语气沉痛道:「妧妧,对不起。」

话音刚落,我脸色变得煞白。

他都知道了。

这种感觉,就像终日悬在头上的刀,突然落下,砸得我血肉模糊。

我后退一步,低下头,紧紧攥住拳头。



熟悉的音色从不远处传来,听得我头皮发麻。

多年过去,即便站在漆黑的荒野,我一眼就认出了沈席玉的身影。

并不单薄,也不厚重,是恰到好处的身量,个头高挑。

说话的时候尾调会隐隐上扬,听来像阴恻恻的调侃。

当年他用肩膀,扛着我越过墙头,摘刚熟的春桃。

肩膀染满泥泞,眼中盛满柔光。

如今却早已物是人非。

沈席玉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我惊觉方才的乌龙可能会叫我丢命,于是提着累赘的嫁衣,叮叮当当追进军帐。

「夫君,我错了。」

白烛跳动摇曳,屋中朴素,唯一的红便是我身上的嫁衣。

沈席玉丝毫没有娶我的意思。

果然,我是做妾来的。

我战战兢兢地跪在床下,大气不敢喘。

「抬起头来。」

沈席玉的声线如珠落玉盘,周身围着一层浑然天成的贵气。

只是语气不大好。

我怯生生地抬头。

入眼先是他华贵无痕的天青色衣袍。

往上,是束缚窄腰的玉带和环佩,青玉色的穗子垂在柔软的被褥间。

最后,是他的脸。

棱角分明的轮廓,剥削紧抿的唇,锐利深邃的眸,长开了一些,比之当年,更加俊美。

传言不虚,如今较王都的贵公子,一般无二了。

他忽略我湿润的眼角,稳坐高榻,薄唇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,

「本王当年怎么伺候小姐的,小姐可还记得?

我惶惶抬眼,对上他沉静如水的眼眸,心头一惊。

当年沈席玉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,我一句不喜,他便替我挡下王都世家公子抛来的绣球花。

我任性娇纵,犯了错,爹爹第一个打的便是他。

因此沈席玉不光不受我爹待见,更不受整个王都世族的待见。

他因为我吃了许多苦。

可当沈席玉站在青涩的雨里,双眸黑沉坚定,「小姐,我心悦你。」

我搅弄着帕子,后退一步,「你我……身份有别,我想了很久,我们还是算了。」

轻飘飘一句话,把我和他的情意,一笔勾销。

沈席玉眼底的明光一寸寸消失,隔天就被家丁打出了府。

这是我对他说过最后的话。

如今他要我伺候他。

要命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